调查有猫腻,美司法部将发布通俄门

中新网12月4日电
据外媒报道,美国司法部监察长12月9日将发布报告,以证明美国联邦调查局有足够证据,启动总统特朗普“通俄门”的调查。然而,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表示,即将发布的报告不会为此事画上句号。

美国司法部总监察长迈克尔·霍罗威茨21日说,司法部内部监察机构定于12月9日发布一份自查报告,主要针对所谓“通俄”调查在启动阶段是否有猫腻。

据美国相关媒体报道,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29日称,司法部将在4月公开“通俄门”调查报告。

图片 1

不少共和党人怀疑联邦调查局违规操作才获得监听机会、继而得以启动通俄调查,早就呼吁公开这份自查报告。

由独立检察官穆勒主持的“通俄门”司法调查于本月22日正式结束,并将这份长达数百页的调查报告提交美国司法部。司法部长威廉·巴尔于24日向国会声称未发现特朗普团队或与之相关的个人与俄罗斯政府合谋或协调。但由于司法部方面并未把该报告一同提交国会,只是提交了一份四页纸的摘要,由此引发国会民主党方面的不满。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于28日敦促尽快公布“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的报告,于是司法部长长威廉·巴尔遂作出上诉表态。

资料图: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霍罗威茨21日在一封写给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共和党籍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的信中说,司法部内部监察机构将在12月9日发布这份自查报告,并承诺会在遵守保密原则的前提下尽可能多公开内容。

图片 2

据悉,美国司法部监察长迈克尔·霍洛维茨的报告将于12月9日发布,该报告得出结论称,联邦调查局的调查是有法律依据的,尽管一些低级联邦调查局员工可能存在错误和潜在的不当行为。

美联社报道,霍罗威茨定于12月11日出席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就这份自查报告接受问询。

巴尔提交国会的四页摘要

美国司法部发言人克里·库佩克说,“美国人民很快就能自己读懂这些重要信息。与其猜测,人们应该在下周亲自阅读该报告,以得出自己的看法。”

外界早就在等待这份报告出炉,催促数月尚不见踪影。

“通俄门”是指特朗普于2017年初当选美国总统以后,其竞选团队就被指控在竞选和政权过渡期间与俄罗斯政府存在秘密接触,并由此引发美国司法部针对俄罗斯政府可能干涉美国大选一事对特朗普前竞选团队和白宫幕僚的一系列司法调查的风波。

然而,威廉·巴尔长期以来一直对“通俄门”调查表示怀疑,他认为联邦调查局用来进行调查的情报和其他信息仍然存有疑问。

霍罗威茨9月向司法部长威廉·巴尔提交过一份报告草稿,司法部随后着手审核草稿,必须删减保密内容后才能正式公布。

在2017年5月,美国前FBI局长罗伯特·穆勒被美司法部任命为“通俄门”事件的独立司法检察官,全权负责调查此事件,由此拉开司法调查特朗普“通俄门”事件的大幕。

2017年,在成为司法部长之前,巴尔就对媒体表示,他认为司法部有更多的理由对希拉里·克林顿“对俄铀交易”问题进行调查,而不是调查特朗普。

不过,霍罗威茨在信中虽然承诺下月发布报告,又不无小心地增加一句:“除非遇到不可预见的因素”。不少人由此猜测,这份自查报告公开是否会遭遇阻碍。

图片 3

据此前报道,美国联邦调查局2016年7月对特朗普及其总统竞选团队启动所谓“通俄”调查,但特朗普的支持者怀疑,联邦调查局最初违规操作才获得监听机会,得以启动调查。

霍罗威茨先前告诉国会,他的团队总共调阅100多万份档案,采访相关人物百余次,最终撰写成这份自查报告。

负责调查“通俄门”事件的罗伯特·穆勒

美国联邦调查局2016年7月对唐纳德·特朗普及其总统竞选团队启动所谓“通俄”调查,但特朗普的支持者怀疑联邦调查局最初违规操作才获得监听机会、继而得以启动调查,多次呼吁查清“通俄”调查是否有猫腻。

极力促成调查“通俄门”事件的就是民主党方面,而在历经22个月、耗资2500万美元的调查后,司法部得出的却是特朗普清白的结论,并且只给国会提交一份四页纸的摘要,这在民主党看来完全就是司法部在敷衍了事。

联邦调查局曾向“涉外情报调查法院”申请获得对特朗普前助理卡特·佩奇的监控许可。但一些共和党人质疑称,联邦调查局向法院提交的申请材料包含虚假信息,即由受雇于民主党的前英国特工克里斯托弗·斯蒂尔“捏造”。

在3月29日巴尔写给参、众两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的信中,巴尔也为自己为什么不及时公布报告全文做出了解释:“穆勒通俄门调查报告光是文本就有将近400页,还有很多表格及附录,报告内容涉及情报来源、正在进行的调查、大陪审团,以及未被控罪个人的隐私等等,由于这些内容依法不能公开,所以必须经过编审后才能公开。”

美国情报部门坚称,所谓“监视”特朗普竞选团队有法律依据可循。

巴尔随后在信中对国会做出承诺:“我同意你们的愿望,即确保国会和公众有机会阅读穆勒的报告。我们正准备发布报告,进行必要的修改。我们目前的进展是,尽管无法更早,我们预计在4月中旬发布报告。”

不少人期待,即将发布的自查报告可以回答上述疑问。霍罗威茨说,自查重点之一是联邦调查局在启动“通俄”调查之初是否严格遵照法律规程。

民主党方面之所以对公布全部报告如此不依不饶,主要还是巴尔给出的那份四页摘要中,给民主党继续扳倒特朗普留下了一线希望。在这份四页的摘要中,巴尔表示,虽然穆勒的调查认定特朗普没有通俄,但也没有证明特朗普无罪。因为这份摘要主要分为“勾结俄罗斯干预大选”和“妨碍司法公正”两大部分。对于前一点穆勒表示没有发现相关证据;但对后一点,也就是特朗普是否试图干涉联邦调查局调查内阁成员,以及向司法部官员施压、要求他们结束特别检察官调查的问题上,不作传统的起诉判断。穆勒认为上述举动从法律及事实角度而言属“困难议题”,因此列出正反两面证据,让巴尔判断证据是否构成犯罪。

就美国情报部门和执法部门在“通俄”调查过程中是否违规操作,美国另有多项调查同时展开。

穆勒的这种结论显然让民主党方面抓住了救命稻草,因此在巴尔的摘要提交国会不久后,佩洛西就发推表示:“司法部长巴尔信里的问题和它回答的问题一样多。穆勒的报告并没有为总统开脱妨碍司法公正的罪责,这说明毫不拖延地公布完整的报告和文件是多么地紧迫。”

来源:新华网

图片 4

佩洛西要求巴尔公布报告全文

有趣的是,对于巴尔计划公开全部报告,特朗普方面倒是一脸淡定。特朗普在29日告诉媒体记者:“我对巴尔有很大的信心,如果这是他想要做的事情,我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不过特朗普本人之所以能够这边淡定,恐怕主要原因在于这次公布的“全部报告”并非真正的全部,依然是删减版的。

图片 5

穆勒与特朗普

不管怎么说,24日司法部长巴尔四页摘要的提交,民主党方面算是遭遇一次重大存挫折,而特朗普也终于可以睡一阵安心觉了。但随着4月中旬报告全文的公布,民主党方面必然要掀起一阵关于特朗普是否在调查期间干预司法公正的狂风暴雨,现在抓紧时间为此养精蓄锐,才是民主党当下正在做的头号要务。

不仅民主党对报告跃跃欲试,这也忙坏了出版商。因为司法部就“通俄门”报告的表态,关系到能否向公众披露,而民众对类似事件的窥视欲一直很高。目前已有三家大型出版社宣布,已经制定了“通俄门”报告图书出版计划。此前,克林顿性丑闻的“斯塔尔报告”和9·11委员会报告,当年都遇到过类似的出版热潮。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